用户名密码验证码  企业注册 会员注册 忘记密码
  
 
“拿到贷款的过程就像一场历险” ——苏商吐槽融资难和贵
2014-03-29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拿到贷款的过程就像一场历险” ——苏商吐槽融资难和贵

摘要: 今年两会上,实体企业融资难再次成为热议话题。本刊就此采访了近十位江苏企业家,他们不约而同地表示面临着融资难困境。

      今年两会上,实体企业融资难再次成为热议话题。本刊就此采访了近十位江苏企业家,他们所负责的企业规模不同,行业迥异,但都不约而同地表示,其面临着融资难困境,整个经营都被裹挟进资金链紧张的压力中。


  提到政府和银行一直宣传和推广的小微贷一类的产品,其中一位受访者,江苏唯新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孙永春说:“感觉到了声音,但没感觉到行动。”


  调查发现,除了融资难这个老大难之外,“融资贵”成了新难题。“雁过拔毛,中小企业拿到一笔贷款的过程堪称一场历险”。


  融资为何这么难?


  银行钱去哪儿了,为什么针对传统企业的贷款越收越窄?江苏华宝纺织集团董事长刘如松告诉本刊记者,他曾这样问过周小川。周答,一是被倒掉的企业拖住了,二是划给新兴产业了。刘如松觉得周的回答只说出了部分真相,他认为大部分钱被银行拿去做生意了,买黄金,做理财,并没真正流向实体企业。


  恒丰银行南京分行副行长邢道均接受本刊采访时则分析道:“银行的钱不管投到哪儿,都是进入实体经济的,例如投向房地产的钱  也会流向房地产的供货商,水泥、黄沙、钢铁厂等。”他认为企业觉得融资难主要有三个原因:一、2008年4万亿政策后,信贷规模增长十万亿,现在信贷收紧,就像快跑突然停下来,企业因此感觉信贷紧张是自然的;二、实体经济下滑,产能过剩,再加上长期的外向型经济受到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冲击,企业和银行信心不足;三、和银行资金的使用效率低和周转速度慢有关,这也是李克强总理强调的盘活存量的重要性。


  邢道均说中小企业融资难,最难的是企业被上下游拖住,搅到庞大的债务链条中,资金效率越来越低,企业的资金渴求度却越来越强。这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投资冲动,贷款的需求也在相应下降,这是一个调整的过程。邢道均认为融资难是必经阶段,是一个全国甚至世界性难题,随着金融搞活、产品创新,融资难和融资贵会缓解,但是矛盾会一直存在。


  隐形成本吃不消


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部长魏加宁曾发表文章称,调研发现,融资难的情况确实存在,但并不如想象中那么严重,问题真正的症结是融资贵。


  今年两会期间,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坦承,当前小微企业的贷款难主要还是难在信息不对称。银行在取得小微企业信息的时候,它的相对成本要高于中等企业和大型企业。贷款贵,除了因为贷款利息上浮外,还有一些中间的费用,再加上一些担保费用,这样就出现了小微企业的贷款难和贷款贵。


  此前有媒体总结,企业的银行融资成本主要有三块:一是银行贷款利息;二是政府行政部门收取的费用,主要有抵押登记费、公证费、工商查询费;三是中介机构收取的费用,主要有抵押物评估费、担保费、审计费。后两项业内统称为“第三方收费”。


 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,这三块成本无处不在,而且花样不少。


  刘如松说,目前纺织行业是充满困惑的行业,银行对利润不好的企业在缩减贷款,给利润好的企业的授信额度也只是维持,而且利率上浮,放款速度变慢,到期转贷的等待期也被拉长。特别是今年3月开始,银行大面积要求企业开承兑汇票,融资成本因此上升了20%—30%。在中纺联统计中心对行业500多家企业的调研中,有近4成企业融资利率比银行基准率高10个百分点以上,如山东等地的纺织业贷款利率普遍上浮30%以上,而且相当多的企业都被迫接受了承兑汇票业务。


  利率上浮情况相当普遍。江苏肯帝亚木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郦海星表示,贷款收紧导致融资成本上升,企业贷款普遍比基准利率上升5%—10%,银行甚至会看哪家企业给的利息高,就把贷款给谁。而且还要求转存拉存款,这无形中又增加了负担。


  “银行的贷款利率比前几年高很多,以前8%的利息,企业是绝不会接受,现在9%甚至10%的利息,企业也得接受。”孙永春说,互联网金融、基金、新三板等融资难渠道越来越多,银行面临吸储窘境,因此越来越惜贷。“现在向银行借2000万,一半要转存给银行,为银行拉存款,然后再借出来,或者被要求买基金或者其他理财产品”。


  雁过拔毛,不止是银行利率上浮,担保公司还会截流企业的银行贷款。南京中南大件运输有限公司总经理于从中告诉记者,银行贷款倾向于以抵押为主,抵押估值偏低还要通过担保公司。假如从银行借款100万,担保公司要收15%—20%的保证金,还要收至少1.5%的服务费,最后到企业手里的实际贷款已不足80万。于从中坦陈,他的企业也有一部分民间借贷。


  银行一般会要求担保公司提供担保保证金,为授信额度的10%到20%。“保证金肯定会转嫁给企业,我们通常要求企业交15%至20%,多的部分我们暂时留存。”某担保公司职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这样说。


  转贷过程折磨人


  转贷的过程也导致成本激增。江苏建一机床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金凤说,银行一般要求还完旧账才能借新账,这个过程十分折磨人。他举例说,一年期的贷款,在到期前三个月,企业就要开始谋划着把钱从经营中抽回来。因此一笔贷款实际上的完整使用期限也就9—10个月。倘若周转不出,中小企业通常会选择采取民间借贷等途径“拆借周转”,这无疑增加了融资成本和经营风险。孙永春则提醒道,不要随便碰民间借贷渠道,特别是实体企业的利润低,不一定能消化民间借贷的高利息。此外,企业要提前安排财务计划,因为现在贷款都要排队,即使批下来也还要等下款。


  有企业负责人反映,办理转贷的行政审批过程也非常折腾。要先解除土地和房产抵押,进行再抵押,这个过程必须跑国土资源局、房产局十多趟,而且设置的条件也十分繁琐苛刻。例如,文件上盖上法人代表的章和公司印章并不管用,国土部门要求法人代表当面签字才算数。这样企业的法人代表就是出差也得赶回来签字,否则时间还得往后拖。企业还最怕国土部门领导干部出差,解除抵押和再抵押的文件必须层层受理,逐级签字。如果中间一个领导干部出差,下面的环节就得往后排。


  黄金凤说,他真心希望银行大力改革,建立健全征信体系,缓解转贷难问题。例如,银行可以让信用好的企业通过循环贷款、年审制贷款、无还款续贷等还款方式来保证企业对资金的正常持续使用。


  银企的疙瘩解不开?


  采访中,企业负责人大多会用“晴天借伞,雨天收伞”、“从不雪中送炭,只是锦上添花”等语句来评价银行,可见银企关系的紧张程度。


  不过,对于这种评价,邢道均表示并不认同。他认为银行的经营模式是做加法,利益受损时就做减法,这是一种避险本能。“借贷本身是你情我愿的市场行为,银行毕竟也是自负盈亏的企业”。  他认为,中小企业要想获得银行青睐,要和银行形成良性互动。不仅要有成长性好的产品,有良好的利润率预期,还要加强和银行的沟通能力。此外,应该逐步搭建现代企业制度框架,在财务信息透明上做文章,让信贷员和银行对企业有信心。


  当然,尽管对银行颇多怨言,但是大多数受访者也表示理解银行作为企业的逐利本质。孙永春说:“银行的贷款肯定会往国企和大的民营企业倾斜,这是无法扭转的。有些银行之前习惯贷款给地方政府融资平台,不需要太多管控也不用承担过多风险,现在则转向服务中小企业,思维模式有一个转变的过程。”


  江苏金箔集团董事局主席江宝全则从另一个角度分析说:“企业不要有寄希望于银行身上的幼稚想法。政策和银行是可以利用的工具,可以依靠但是不能依赖。指望银行做慈善是不可能的,市场本来就是大鱼吃小鱼,本来就是优胜劣汰的。”


  江的分析让人醒脑。不过,由于信贷收紧,这一轮周期性调整,企业受波及的程度超乎想像。有人不禁发问,一刀切之下,那些被淘汰的企业都属于落后产能吗?陷入困境的企业到底值不值得救?对此,郦海星有不同看法。


  他说,最近老板跑路的新闻经常见诸报端,让企业经营者有一种风声鹤唳的感觉。他忍不住为跑路企业呼吁称,出问题的企业并非都是不好的企业,有些企业产品的市场占有率也不错,这些企业遇到坎儿是暂时性的,只要外力稍微帮扶一把,就能挺过去。有些企业如果不被银行紧急收贷,或许会有翻身和转好的机会。


  郦海星希望针对这种企业,银行在收贷上应该更加理性和谨慎。这其中,政府也该起到协调作用,做好企业调查,帮帮还有发展可能的企业。他认为,在这一点上,苏南政府的处理方式越来越成熟,因为他们前期也交过不少学费。之前,政府遇到破产企业,也是放任不管,后来发现企业资金链断裂带来的负面效应和社会矛盾很突出,这才有了更为聪明的做法。


  大变局中,企业家的心态也愈加复杂。黄金凤说,企业负责人对实体产业的信心不足,有些实体企业所谓的“转型”,不过是加入民间借贷的行列中,因为这个赚钱快。“(他们)把能从银行借到的钱投入到民间借贷中,或是买理财产品。”黄金凤说,身边不少商界的朋友对工业制造选择不干、少干或是保守干,以前炒楼现在开始放高利贷。


  黄金凤说,现在不少企业老板赚到钱后就往国外跑,“求安全嘛”。他干了三十多年企业,现在也在打退堂鼓,也想过慢慢脱手,把资金抽出来做点别的。而这种心态就像“病毒”,一旦感染开,对实体经济又是一记重击。


  企业是皮,银行、财政是毛,皮之不存毛将焉附?

     2014-3-28 17:09

 
网站访问量|联系我们|友情链接